在线办公走入次世代,关于”文档”的故事还未结束

来源:极客公园 

新一代的文档应该长什么样?

不管是个人笔记类软件还是办公协同类软件,都在2020年得到了极大发展与用户认同。在疫情期间,如何寻找一款好用的笔记类软件并与他人协同,达到远程办公的最佳效果,成了要紧的事情。

对于企业来讲也是一样,从线下突然转换到线上,短时间内工作方式的差异需要消化,也对新的工作流和协同方式产生了高要求。尤其是文档这件事,变得尤为重要。

从最初的Office、GoogleDocs到现在的在线办公协同软件,企业办公进行了三次迭代后,一家叫做我来wolai的公司,试图在第四次企业办公的浪潮中抢占一席位置。

我来wolai的‘乐高’系统

用乐高积木的概念来解释软件开发或者某些科技产品的系统层叠,是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但对于不那么了解技术的人来说,用一个名词来解释另一个名词,难上加难。

如果把这件事放在‘文档’上面,就变得不一样了。只要你在我来wolai上建立一个文档写几段文字、添加几张图片,就能大概理解为什么要用‘乐高’来形容一套软件。

与传统文档不太一样的是,我来wolai的想法并不是以‘写一篇文章’为目标,而是建立在信息的基础之上,适应场景的应用。因而在我来wolai中,最小的计量单位不是一个文档,而是一个信息块。

每个信息块可以包括任何内容,文字、表格、图片、视频、待办列表等等,它们可以被简易编辑、移动,经实时呈现后组成页面。

在这个基础上,我来wolai设计了页面的层级关系与互相链接概念,每个用户都可以在空间里能看到所有页面,页面之间关系也会形成一个‘网状’的信息图谱。

多人协作也一样,我来wolai创始人马锐拉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提到了一个来自装修行业典型案例,这位装修行业的用户需要同时管理多个项⽬:采购材料清单、⼯期进度、业主反馈等等。原先他使⽤Excel+微信群的形式来管理信息,但业主永远⽆法确定⾃⼰是否得到了最新版本的⽂件。⽽通过我来wolai,他可以将所有信息以信息块的形式组织成为⻚⾯,分享给业主,对⽅就能随时掌握⼯程进展动向,并实时反馈。

同时,即便仅把它当做个人笔记类软件,我来wolai也是使用体验比较优秀的一款。许多用户已经在我来wolai中开发出适合自己的知识管理体系,而用户在创建个人空间时,就相当于注册了一个域名,所以理论上,你可以用这套乐高搭建出一个网站。

马锐拉希望将我来wolai打造成一个信息协同平台,而不是单纯的笔记或者办公协同软件。在他看来,用户与用户之间的协同不仅仅发生在办公室,在更广泛的场景里依然有着协同的需求。极客公园获悉,我来wolai于近日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首轮融资,投资方为策源创投。

放眼望去,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不少根据‘在线文档’这件事进行创新的企业,如Notion、Craft、石墨文档等等,近几年尤其成为巨头或创业公司眼中的机会。文档这么一件看似简单的产品,也在进行着它自身的迭代。

文档的故事尚未结束

办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着信息组织和流通的方式,也成为众多企业以提升效率为目标的迭代开发漫长过程。如果仅从办公的角度来看,软件范围内就经历过三次‘浪潮’型的迭代。

第⼀波浪潮是以包括Word、Excel在内的MicrosoftOffice为代表的专业办公软件。它为用户解决了⼏个核⼼痛点:⽂档的数字化编辑,⽂件格式的统⼀。加上电⼦邮件,⽂件传输的问题也被解决了。

但Office属于‘专业’的办公软件,大多数人只能掌握20%的基础功能,其余的专业功能基本属于被浪费的状态。

21世纪后,第二波浪潮属于GoogleDocs为代表的在线文档,相比office软件,在线文档一方面将文档搬上了云端,另一方面支持多人协同,任何人都能通过互联网快速访问并即时更新信息,加速了信息流通的效率。

但它同样遇到了传统文档的问题,即文档与文档。信息与信息连接不强;在存储文档上,它仍然采用了传统的目录形式,并未有太大的革新。

第三波的机会来自于智能手机的兴起,为用户带来更科学的事务管理功能的效率工具、以印象笔记为代表的知识系统管理工具和即时通信办公协同异军突起,用户们有了更多选择。

在马锐拉看来,它们仍没有解决‘文件+目录’的形式问题,个人笔记软件纵然可以在互联网上快速剪辑内容,加强信息收集整理的功能,但随着笔记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内容被尘封在各个笔记本的⻆落,和PC时代的情况如出⼀辙。

而第四次办公软件的迭代,就是针对这些问题。

一位在企业办公行业的资深高管曾告诉极客公园,早期的本地或者在线文档,其实是数字时代的纸和笔,本质上还是线下到线上的复刻。在信息爆炸并且形式多元化的当下,也对于信息管理体系提出更高要求。

而新一代文档都有一部分共同特性,即线上到线下不可逆。飞书负责人谢欣曾对极客公园表示,现在的企业办公走到了融合的趋势,‘大家在工作的时候是为了满足一个具体的业务目标,而不是为了写一个表格、发一句话。’多种信息组成一篇所谓的‘文档’,也是在发挥电子设备的特性,无法将它还原到纸张上。

只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企业内部信息的流通已经基本解决,但企业与企业之间依然存在着办公生态上的壁垒,尚未流通融合。

尽管远程协同办公在疫情期间起到了极大促进,也受到了人们的认可,但是在全世界的办公市场内,线上协同办公还是处于刚起步的状态。有研究机构表示,目前远程办公行业在企业管理经营的渗透率还是处在相对比较低的水平。可见,代表着更先进生产力的企业办公应用,在一段时间内不会颠覆掉传统市场。

马锐拉也表示:office等办公软件不会完全消失,而是用在更专业的场景当中使用,我来wolai希望人们在不需要打开这些专业软件的时间里可以更高效率、更便捷地使用。

如果说文档的数字化是原子到比特的变化,那么飞书文档、我来wolai等具备新一代特征的文档应用就是在比特上进一步挖掘数字化的特性,这是新文档的新机会。

从市场前景中也能看出,在企业办公场景里,效率这件事仍然有极大的提升空间,基于文档的故事也尚未结束。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w32-12g.com.cn/2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